Nolan

aph/冰与火之歌/三体/
英国文学/科幻/天文/
sound horizon kingdom

鲸组回忆录

 6.17冰岛人生日快乐!(鲸组书信体)

亲爱的iceland: 

见信如晤,希望你那边还是雷克雅未克静美的春天。 

不知如何,渐渐地,一些封尘在冰层之下的记忆时而会像鲸鱼跃出海面那样浮现…… 最初是一片白茫茫的世界,冰雪肆噱的广阔冰原,寒风把身上的温暖丝毫不留地全部带走,我是如何来到这里的?是一种锈迹斑斑不可名状的朦胧,越是模糊越有种泛黄如落叶的陈古感,大概是800年前?1000年前?已然不去考虑,强风使我步履艰难,飞雪很快覆盖填平了每一个靴印,靴印直到遇见一个小小的身影才停止了蔓延,仅到自己大腿的高度,凯尔特人喜欢戴的绒毛帽,纹有北欧花纹的长厚的袄衣,双手抱着一只小海雀,低垂的眼睫毛挡不住你作为一块地区的灵魂的孤独神色。 

“你是谁?” 

“我不知道。”你别过脸去,皱起眉告诉我你想却又不想与陌生人交谈。 

“你知道这里的其他人吗?” 

“我不知道。”依旧不抬头。 

“你一个人在这里会死的,你必须知道你的处境。” 

“我不知道。”纤弱的音调,喃语一般答道。冰花散落将你我染成洁白,在这极寒不见白昼没有人烟的地方,注定会遭遇凶险,但是你完美的冬装告诉我这里有斯堪的纳维亚人和凯尔特人居住,并且作为一个当地的孩子得到了陌生外地人用心的照顾,充满温情的聚落吗?仿佛看见了真善的美丽之光。

  “既然你还不知道自己的名字,那么……iceland,今后你叫iceland,因为你就像冰雪一样寒冷纯净。”将你高高抱起时你怀里的海雀突然张开翅膀扑腾几下,三色堇紫色的瞳孔掠过一阵欣喜,眯着眼笑起来:“ice...iceland!”“对,iceland,我叫norway,你可以叫我哥哥。”像是要抓住晨曦朝阳一般紧紧拽住我的外衣,“norway...哥哥!”表面是简单地回以微笑,其实内心并不开心。僻远而又寂寥的冰原,只会在温暖舒适季节里来的移民,连我一个人的到来都能让你欣喜若狂,就算是灵气活现的你又能否扛过明年后年的饥寒呢? 

到了我该回去的时候,你却一路紧跟,好像听不懂“不要跟别人离开岛屿,会被坏人利用。”这句忠告一样寸步不离。直到我抚摸你单纯的脑袋施下幻术,再悄悄把昏迷的你送回木屋内我才登上返回卑尔根的航船。 

随着更多的斯堪的纳维亚人移民去冰岛,上司开始把目光投向西边,受命前去将你带回挪威,当我再一次踏上冰岛时,卑尔根还很寒冷,而这里的冰雪却早已消融殆尽,甚至是充满生机的绿色,阳光温暖着复苏中的大地,鲜花遍野!翠石般的海水上海雀欢快地飞拂,泛起的涟漪伴着山里鸟儿的啼鸣荡漾开来……但我没有时间享受,带领一批人践踏你的土地,通过当地人的言论我才知道雷克雅未克的公民议会,了解到冰岛如今的繁荣。很快从议员中认出了你,穿着大人的正装,比以前稳重了一些。几经周折,最后议会还是被解散,以挪威行政员代替之,我本以为这次出行可以很好的保护你,可你满不情愿却被强行拖走的情景让我无法宽恕自己。 

你总说不要把你当成小孩子,可我毁掉了欧洲最有民主先知的孩子,那时候自己考虑的只有接下来该出海到哪里掠夺来补充自己的粮食匮乏。

加入联盟之后,北国残酷的生存技艺你很快就领悟到了,丁马克的巨斧斩开一座又一座的壁垒,我南下的抢掠带来了短暂的富庶,而带给英格兰人民的是数不尽的血泪,贝瓦尔德东征南掠,财富领土满足不了野心的需求。与此同时由于海途遥远,土壤不肥沃,上司几乎不去关注你家的子民,遗落在海角的孤岛的状况我也无能为力。 

于是我出海的次数渐渐少了,毕竟不想看到可怜的人儿,和你一起的最后一次出海是在爱尔兰北边的一个小镇,从商人手里买来了一个精致的水晶球,那真的是魔法师们梦寐以求的宝物,可以通过咒语读心,你伸着手要,我把它举高高你够不到“叫哥哥”“哥哥!”你盯着我用前所未有的清亮的声音喊道,我不禁笑起来……(相信我,那时候你是会一点魔法看得见精灵的,而且一直是哥哥哥哥地呼唤) 

我们坐在河岸上,静静地观流水潺湲,细嗅灌木丛间清新的花香,我们可以一整天不说话地卧在原野上,等待太阳落下地平线,赤橙的云片渐渐落向终结之处……我相信你和我一样,都不喜欢被回旋不绝的圆舞曲、酒杯祝词和繁复夸张的礼仪充斥的王宫。或许因为你还是一个孩子,更喜欢等待极光出现,期待精灵、矮人、世界树的故事,我们消磨着光阴,在自然的慢节奏中享受。夜晚我离开满嘴功绩夸耀的丁马克和阴沉的贝瓦尔德,叫上你出来看极光,你会很快地跑到我身边,你想听上一次极光之夜讲述的神话的下一篇章。无论是听温馨的,残酷的还是无聊的故事,你都没什么表情变化,可你比那些成天假笑的人们可爱多了。篝火跳跃,捧着热牛奶不急不躁地等待极光出现,依偎在我身边,把昼与夜之诗吟诵,迎接天空上美丽的光波,你从地上腾起,眼眸里浸润的都是绿色、蓝紫色的祝福。我在此刻祈祷,祈祷这一刻能够永恒,祈祷我们永不受战争打扰……

这一切都只是短暂的梦,黑死病的传入挪威的衰弱,卡尔玛瓦解后丹麦屡战屡败,你在长大,讨厌丁马克的唯我独尊,更加沉默,也不愿意叫哥哥,当年两只手抱住的帕芬也变得雄壮吓人。每当你去挪威西海岸码头眺望时,你不知道我都站在不远处陪伴,思念忧郁的背影已经不再是儿时看极光的样子了,悄悄地命人带你回冰岛几天……战争又一次击碎我的祈愿, 《基尔条约》的签订让你我彻底隔开,在丹身边一定不喜欢吧,然而我后来忙于独立无暇去给你写信,这不代表那时我对你的爱减少了,希望你还记得那时我用来传递话语给你的水晶球,那段被战争光火分开的感情挤压在心脏里,仿佛对着海洋要大声呼喊一般Jeg elsker deg! 却无法传达到你沉睡的山麓。 

后来我与提诺相继独立,北欧应当是平等宁静的,二战期间听闻你独立的消息我很激动,北欧在挣脱历史的牢笼中进步!(如果你懂这句话的意思的话)五人终于迎来平等互惠的和平生活,直到那一天,冰岛宣布破产在ebay上拍卖自己,心情复杂,17亿,永远忘不了这个数字了。正如你所抱怨的,两个监护人根本靠不住……我没有冠冕堂皇的理由来反驳,只得和丹一样无所措地目送你被接往俄罗斯……在心里默念iceland,sorry,for every thing... 

就此搁笔吧!原谅我最近比较不安,写了这么长的往事流水回忆。今天是你的生日,一想到你嘟着嘴说:“不要把我当成小孩子。”我内心在笑。

生日快乐!Iceland!

Jeg elsker deg! 

消散在海水中的耳语 

Jeg elsker deg! 

那边的天空,那边的云端,还有你的音容 

Jeg elsker deg! 

我们在极光之下的祈祷终会实现 

诺威 

2015.6.17

评论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