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lan

aph/冰与火之歌/三体/
英国文学/科幻/天文/
sound horizon kingdom

[Sound Horizon]Rose Message[旧文]

Summer Garden:

·大概是所有角色在自己的故事结束后,都会回到SHK来这样的设定

·不要被开头骗了,不是致郁向【陛下生日写致郁向除非我想死

·无明显CP倾向,有的话大概就是官配那几个

·蠢

·死蠢

·非常蠢

 

灰暗的大海拥挤着细微的波纹向远处延伸,一直到人的视线无法到达之处才不甘心地凝成一条线,与灰暗的天空连成一片令人窒息的压抑。

气压和气温都高得让人难以呼吸,本该带来清凉的海风也不知逃亡去了哪里,连海鸥的鸣叫声也销声匿迹了。

SHK的领土是没有沿海地区的,至少现在没有。可是他却实实在在地站在海边。

那么,这是哪里呢?

不等他弄明白这个问题,他发现自己的身边有一位少女坐在沙滩上,蓝白相间的水手服像被海水侵泡过一样,她抱着自己的双腿,空洞的眼神看向遥远的海平线。

他试图去安慰她,将一只手轻轻搭在她的肩上问:“发生什么伤心的事了吗?”

 

“没有,现在还没有。可是,总有一天会发生的。”她用不含希望的语调说,“即使我寻找到了真正的历史,也无法阻止‘书’的前进,无法阻止终焉的到来。”

紫色长发的少女一动不动地背对着他们站立着,若不是海浪时时冲向岸边沾湿她的长裙,真让人怀疑那是座雕像。她的声音平静得听不出感情,可她说:“一到夜幕降临,我就落入Thanatos的怀抱。被重复着死的幻想与梦境所苛责,没有终止。”

“我们的生命,只是不断地悲叹着他人的忘却与丧失,又加速着他人的忘却与丧失罢了。”身后浮动着小小羽翼的少女说道,“只能看见业已消逝的东西,终有一日,眼前拥有的全部也会随水流逝吧。”

“即使将灵魂出卖给恶魔,也无法拯救我的女儿。”戴着假面的男人抱着他的女儿,他的声音里充满了沙哑与疲惫,“对乐园的追寻只是虚妄的幻想,最终我们的游行队伍只能徘徊在无尽的荒野之上。”

银发的男人穿着不合时宜的厚重冬装:“既无法诞生也无法死去,独自被时间放逐在生与死的夹缝中,永远无法获得自己的Roman——这就是我,Hiver Laurant的宿命。”

“当我的封印被解开之时,人类在相互残杀。”红色的恶魔低语道,“当我再次被封印之后不久,人类又开始相互残杀。难道我就真的无法斩断重复着争斗的恶性循环?”

披着铠甲的男人用紫水晶的眼眸直视着他的双眼:“失去父母与家园,兄妹几度分离,兄弟互相残杀,换来的却是更多的战争与杀戮。如果这就是Moira所期望的世界的话,那么我究竟是为何而战?”

“我短暂的一生中并没有犯下不可饶恕的过错,但对我的惩罚却一直继续到我死后。”肤色惨白的男人将眼神隐藏在黑眼圈之下,“为何在我失去了母亲,失去了生命之后,我依然被仇恨与罪恶所包围,还要承受与恋人分别之苦?”

 

“为什么?你究竟为了什么,要将我们创造出来?”

他还没来得及安慰,这样的质问就向他涌来,仿佛那灰暗的大海涨起的潮水,几乎将他淹没了,让他透不过气。

“因为我……”他尝试辩解,可那苍白的辩词也马上就被打断了。

“你会说是出于对我们的爱?可是你若是爱着我们,又为何要让我们承受这些无法逃脱的痛苦命运?”

“不,你不爱我们,在你的心里,你没有爱着任何人,你所创造出来的,不过是永远循环往复的悲剧罢了。”

“或许你会说,你爱着你的臣民?但你甚至不肯在我们的身上施舍你那可怜的爱,又怎样将爱传递给你所谓的臣民?”

他想反驳,不对,不是这样的,我有,我有爱着的人,在我的心里,我的心里……

呼吸越加的困难,他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些诞生于他手中的人物会这样的苛责他,海面上的波涛愈加地汹涌,天空中灰色的云也盘旋涌动着,令人头晕目眩。

他努力的回想着,下意识地将右手放在胸前,惊恐地发现象征着生命的鼓动已经消失了。

    

-------------------------------------------------------------------------------

    

移动地平线王国的国王又一次从梦中惊醒。他抓了抓睡乱了的头发,有些懊恼地想为什么无论过多久,爱做噩梦这一点还是没有改变。好在这一次没有出一身冷汗,起码省了再洗一次澡的麻烦了。

今天是国王的生日,来自臣民们的祝贺和礼物堆了一堆,不过在白天国王还是要和往常一样辛勤劳作,到了晚上的庆典上,才可以放松地稍事休息。

庆祝国王生日的庆典一年比一年声势浩大,王宫大厅里平日挂着的白色真丝窗帘,今晚都被换成了红色的天鹅绒窗帘;每一盏烛台上都被点上了雕刻着精致花纹的蜡烛,到处都被装饰上了鲜艳的红蔷薇;葡萄酒和各式点心的香气盈满了整个大厅,真可谓是极尽奢华之能事了。不过倒是从未有人对此有过什么怨言,因为这个国家的国民,都诚挚地爱着这个国家和他们的国王。

话虽如此,可是即使到了庆典上,国王先生也没能完全放松的休息。昨晚的那个梦不断地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他也产生了这样的疑问:我究竟为了什么,要将他们创造出来呢?

 

这样的疑问一直持续到庆典快要结束的时候。那时候,昨晚出现在国王梦境里的那些角色,又一次出现在了国王面前。他们端着高脚杯,逐个向国王行礼并表达祝贺:“陛下,祝您生日快乐!”

“谢谢,”收到祝福的国王报以有些愧疚的笑容。他停顿了片刻,斟酌着用词问道:“说起来,其实我一直想问你们,对于赋予了你们这样凄惨的命运的我,你们……你们为什么还要这样地侍奉我呢?”

“你们不会感到不公平吗?不为自己的命运哀叹吗?你们不会……憎恨我吗?”国王坐在他的宝座上,两只手掌十指交叉放在腿上。他有些紧张,一面不停地捏着自己的大拇指,一面用期待又有些心虚的眼神看着眼前的人。

然后不出所料地,气氛陷入了沉寂之中。前来祝贺的人们面面相觑,不知该说什么好。

 

最先打破尴尬的是被称作“神之黑子”的Lucia。她说:“没有想到陛下会在意这种事。我是没有什么怨言好说的。虽然我无力阻止世界的终结,但即使终结无法避免,世界多少次迎来毁灭,就会迎来多少次重生。终焉所带来的不只是绝望,还有新的希望。”

Thana子接过她的话说:“虽然死亡在没一个夜晚都对我纠缠不息,但至少在白天,我拥有全部的‘生’啊。”

“我看见失去与忘却了的人们痛苦,哭泣。”Lost子说,“可是,无论如何难过,失去了的东西是不可能再回来的。我作为一个无法帮助他们的旁观者,替他们保管这些被丢失和遗忘的东西,又何尝不是一件乐事呢?”

“我……我不是很会说话,可是,有爸爸送给我的绘本,我就已经很快乐了。”年幼的EL脸上浮现出少许的红晕,不只是由于羞涩还是开心。

“我无法找到自己的Roman,但我收到了来自母亲的留言。”Hiver回答道,他脸上浮现出有些自豪的微笑,“况且,就算我什么都没有,起码我还有Hortensia和Violette呢。”

Shaytan和Layla再一次举起了手中的酒杯:“陛下,谢谢你让我们相遇。我们相信,无论它是多么短暂,我们的牺牲换来的和平不是没有价值的。”

“命运虽然残酷,可是千万不要惧怕她。对于不敢战斗的人,Moira决不会把微笑赐给他。这可是您教导我们的,您忘了吗,陛下?”Misia和Elef的眼睛一样,是澄澈透明的紫水晶。她接过哥哥的话,说,“您借Sofia大人的口告诉我,要去爱那天空,那大地,那海洋,去爱人类,去爱自己的宿命,那样才能成为华美绽放的花朵,不是吗?”

“即使命运坎坷如此,但我曾经拥有过生命。我拥有过慈爱的母亲,可爱的青梅竹马,即使在死后,也有Elise陪伴着我,这就让我足够感激了。”最后一个开口的是Marchen,他说:“即使经历的痛苦再多,总好过什么都不曾拥有的一片空白。陛下,感谢您将我创造出来。”

 

最后,国王笑了。他眨了眨藏在墨镜后面的眼睛。在他所编织的,这样悲伤的,残酷的物语之中,也蕴含着“爱”吗?至少现在,他可以坚定地回答,是的。

庆典的气氛再一次回到他们中间,Hiver不失时机地说:“陛下,庆典就快结束了,在最后,希望您能收下我们为您准备的礼物。”

“哦,你们准备的礼物还真是让人期待呢,那么,你们准备了什么呢?”

“一个奇迹。”Lost子的那双小翅膀开始扇动,“一个无论什么愿望都可以实现的奇迹。”

Marchen紧接着问:“陛下,您的愿望是什么呢?来,说来听听吧。”

国王再一次,像一个少年那样笑了。他说:“你们可真是……这是怎么办到的?”

“那当然是陛下赋予我们的各种不可思议的力量的结晶啦!”Elef答道。

“谢谢你们,可是,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心愿要实现啊。”

 

“怎么会呢?!”Lucia突然说,“愿望什么的,应该有很多不是么?比如说回到过去,修正以前犯下的错误之类的!”

“确实我以前也犯过不少错误。”隐藏在墨镜之下眼睛浮现出温柔的色彩,“可是,我以前所做的每一件事,无论正确与否,都是构成我自身的一部分啊。如果要将它篡改,不就等于是否定了现在的自己吗?”

“那……为SHK许愿永远的繁荣与和平之类的?”Layla提议道。

“那是很不错啊,希望自己的国家永远繁荣和平,大概谁都会有这样的愿望吧。可是呢,”国王从王座上站了起来,“可是,我想要用自己的双手去实现它。如果不是靠自己和每一位国民的努力,而是这样轻而易举地取得它的话,那只是一时的虚像罢了。这一个梦想,我想同在座的各位,一起实现它。”

 

有谁会拒绝这样的提议呢?他们纷纷将右手放在胸前,大声喊出了那句令他们自豪的口号:“Sound Horizon Kingdom!”

“如果说我还有什么愿望的话……”国王像是自言自语一般地说道,“大概就是希望每一个人,不要忘了这蔷薇之中所包含的讯息吧。”

王国之中的每一朵蔷薇,都在吐露着芬芳。在这个充满不可思议的国家,蔷薇永远不会凋谢。

 

评论

热度(9)

  1. NolanSummer Garden 转载了此文字